e起發備用網址/貝殼·劃痕·記憶

來源:成語大全 聯系我們 浏覽量:2019年12月09日 6945

  劇本是靈魂,反映出一部戲的基本風格和藝術思想。劇作家是建築師,掌控著劇本情節和角色命運。劇本和劇作家在一部戲中的作用,不言而喻。
  不過,一部戲的最終成型,不僅依賴于劇作家,還需要導演、演員以及幕後工作人員的通力合作。這就像打仗,既要有人負責指揮戰役,也要有人沖鋒陷陣,還要有人爲前線提供糧食彈藥。
  劇本就像作戰計劃,決定一場戰役的打法。但怎麽打固然重要,更重要的是打贏這場仗。無論是劇本還是作戰計劃,最終都要上“戰場”接受考驗。作戰計劃根據實戰需要可能進行調整,劇本在表演或拍攝過程中,也難免需要修改。
  劇本修改誰說了算呢?這就要看導演、編劇和演員,誰在決定著這部戲的命運。換句話說,要看誰是這部戲的總指揮。在國內,一般采取的是“導演中心制”,導演在一部戲中擁有最大話語權。因此,導演對是否修改劇本、怎麽改,擁有最高決定權。
  具體來講,劇作家拿出劇本後,導演可根據劇情等需要對劇本進行修改。劇作家當然也可提出不同意見,但不能輕易否決。在表演過程中,演員也可根據藝術表達需要對台詞進行適當改動,不過應經過導演或劇作家認可。
  在國外實行“編劇中心制”的模式下,編劇可根據需要挑選導演和演員,實際上成爲一部戲的總指揮。因此,導演和演員往往不敢挑戰編劇的權威地位,包括劇本修改問題。此外,也有一些劇作是爲大腕明星量身打造,實行“演員中心制”即主角制。在這種情況下,主角的話語權自然也就水漲船高。
  但不管是什麽模式,只要基于拍攝或表演的需要,都可對劇本進行相應修改。表演藝術家認爲演員是在演戲,不是念劇本。這是對的。如果演員只會照本宣科,一部戲就可能喪失獨特的藝術風格。劇作家認爲演員隨意改動台詞,可能違背創作原意。這句話也沒錯。這裏並未否認演員改動台詞的權利,只是反對“隨意改動”。
  因此,無論誰擁有更大話語權,從尊重藝術規律的角度,還是要有話好好說,對于劇本怎麽修改,大家不妨坐下來好好談一談。

時間如海,記憶如沙灘,海水將一枚枚貝殼送到沙灘上,又收回她那浩渺的胸懷。

  時間如風,記憶如巨岩,風將巨岩刻劃得千瘡百孔,又用多情的手把那些痕迹撫平。

  然而,總有幾枚貝殼,在亘古的海灘上鳴響著曆史的悲風,總有幾筆劃痕,在訴說著記憶的不朽。

  惶恐灘頭,零丁洋裏,濤聲依舊。歎息不再。然而,時間只侵蝕了一個人的物質存在,卻無法風化那煌煌詩句中的記憶,誰能忘記文天祥的辛苦遭逢,幹戈寥落?誰又能忘記那個悶熱的雨夜,矮小的地牢中揮筆走龍蛇的高大身軀?“天地有正氣,雜然賦流形。”他正是借天地正氣哺育自己,“睨柱吞贏,回懿走旗”,用一顆丹心書寫青史,翻開那驚天地泣鬼神的一頁。每一個人都會從記憶深處被這個踏過七百六十年的生命所震撼,時間或許會淡褪了文字,磨損了書卷,卻無法抹去那一片回憶。

  翻開《史記》,看秦王一統天下,項王自刎烏江,廉頗負荊請罪,屈子懷石投江……一張張鮮活的面孔從眼前浮現,那些故事也仿佛是昨天剛剛發生。時間只能銷毀一本又一本《史記》的版本,卻永遠風化不了那宏偉的氣魄,機敏的談吐,磊落的人格。司馬遷在《報任安書》中寫道,自己最大的夢想就是這本書能傳之後世,綻放其應有的光輝。而今,他的夢想已然實現。時間風化掉了那些卑俗的記憶,卻讓一位史官的不朽愈發凸現。

  時間或許會讓曆史蒙上塵埃,但卻不會風化那些鮮活的記憶。王選,一位柔弱女子,拂去那一層塵埃,只爲還原曆史真相,讓記憶蘇醒。奔走二十年,耗盡全部家當,她一如既往地搜集材料,尋訪證人。因爲她相信,時間不會使記憶風化,良知會讓記憶永存。她與身後數十位白發蒼蒼的原告,構建出一段黑白分明的曆史記憶,而在海的對面,眉毛已發白的日本律師尾山宏也用他的努力,爲e起發備用網址們開啓那段記憶。在滾滾時間之河中,王選和尾山宏共同爲e起發備用網址們守護那段記憶,時間永不能將其風化。

  “逝者如斯夫,不舍晝夜!”沒有人能阻止時間的腳步,然而,時間不會風化一切。漫步歲月,采撷幾枚樸拙的貝殼,撫摸那巨岩上的斑斑傷痕,便是在回味那沒有被時間風化的記憶。

2001